为何说我们再也拍不出《霸王别姬》,影视流量化、娱乐化的必然!

东方资讯娱乐 2021-08-09 10:05:44 阅读数:859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再也 不出 影视 霸王 霸王别姬

李碧华代表作《霸王别姬》,我没有读过原著,只看过电影。这个故事我以前听过,也知道一点。又瞥了电视上的几个片段。一直很苦。为了表示对这部期待已久的好电影的尊重,我第一次买了一张正版的DVD。然后,在一个冬夜,裹着被子捧着红茶。

比如在所有的李氏作品中,除了逆转沧桑的魔幻之美,爱恨情仇的刻骨,和人物都是活灵活现的,似乎想要活在我们面前。张丰毅的小楼只是想拔山而起,而张国荣的蝶衣却是令人心碎的柔软。红椽上,霸王别姬,刚柔并济,侠骨柔情,恐不吸引多少女子,万劫不复?阿弥陀佛。

《霸王别姬》拍摄的时候,陈凯歌才四十一岁,中国的电影市场还没有发展到需要商业化和票房妥协的地步。此时的陈凯歌野心勃勃,想搞清楚人性的真、善、恶,同时又想撼动历史的滚滚车轮,带来沉重的那一个。于是,在《霸王别姬》中,我们看到了满身是粉的男女演员,他们走过了五十三年的流浪生活,但他们没有过去,而是用浓重的色彩涂抹了五十三年的历史。

这部戏剧是以小楼,程蝶衣,还是小楼,程蝶衣,的滚动历史收尾的。观众处于恍惚状态。那只是一两个瞬间:连镜头都恍惚了,在从后面抓住段的那一瞬间,人都恍惚了,镜头被切到四周,人都惊呆了,镜子都惊呆了。

《霸王别姬》怎么说?

有些“命运”也是被迫的。

程蝶衣年轻时,他的名字不是蝶衣,而是演员的艺名蝶衣。当我年轻的时候,蝶衣是一个六指的人,他从来不能上桌。当时他叫小豆子。寒冷的冬天,小豆子的妈妈把小豆子的手冻到麻木,用自己的力气把儿子多出来的第六个小指给切掉了。这个意思,更是彻底切断了母子之间的联系,除了蝶衣做梦的时候他迷上了抽烟,母子再也没有见过面。戏剧班的师傅最终因为母子俩的拒绝接受了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把他培养成了未来男旦的男主角。

从京戏剧班一开始,蝶衣就和小楼有着深厚的感情

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感人的画面:小楼被惩罚了,在黑夜和冬天跪在院子里,而蝶衣透过窗户看着他心烦意乱。当小楼回来时,他一丝不挂,但在小楼裹着被子。那么每个人都很难忘记他们依偎在一起睡觉的场景。蝶衣紧紧地拥抱着小楼,好像害怕失去他。而小楼对蝶衣身份的喜爱,使他开始知道蝶衣并不想学京歌剧。那一次,他放了蝶衣,尽管他很不情愿。然后让老板过来,听蝶衣一直唱不好《我是女娇娥》,并用烟斗烧他,这样蝶衣第一次唱对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东方资讯娱乐]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mini.eastday.com/nsa/210809093523857963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