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的人接地气给人感觉真诚自然,有的人却是俗气油腻?

腾讯娱乐 2021-08-09 11:19:07 阅读数:960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的人 接地 地气 有的人 给人

描绘上甘岭战役的战争大片《长津湖》,终于定档在8月12日上映了

主演是吴京、易烊千玺和段奕宏。“但”导演是陈凯歌…

看到这里估计有不少宝宝会跟我一个感觉,那就是好怕他又拍成《白昼流星》那样披着商业外衣的艺术电影。

在群体叙事中加入过多的个性化表达,导致无法跟大众产生广泛共鸣,进而在某种程度上“亏待”了这个意义重大的题材。

口碑两极分化,批评也不是、不批评也不是,让观众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闷在心里。像是在为他无法进行独立的艺术创作而尴尬,又像是在为他“你们不懂电影艺术”的无声说教而生气。

不过我们心里其实又都明白,从《无极》、《梅兰芳》,到《赵氏孤儿》、《道士下山》,再到《妖猫传》、《白昼流星》。

每次有关陈凯歌作品的争议,最后都会落点在“不管怎么说,他拍过《霸王别姬》啊”。

是啊,他拍过《霸王别姬》啊,现在拍不出这样雅俗共赏的电影,也许只是他不愿意吧。

退一万步讲,他都拍出过《霸王别姬》这么厉害的作品了,那躺在功劳簿上吃一辈子又有什么问题。

总之,我们会第一百次选择原谅他,并第一百零一次选择期待他。

论谁是导演界的天降紫微星,陈凯歌一定要有姓名。毕竟被大家这么集体无意识偏爱的,除了他我想不到第二个人。

人家要么是拿奖拿到手软、不太在意一般观众的独立艺术家,例如王家卫、贾樟柯。

要么是张艺谋、李安这种兼顾艺术和商业,坚持爱拼才会赢的老黄牛型人民艺术家。

只有他,从中反复横跳,傲娇又任性。

在竞聘08奥运开幕式总导演的时候,人家都是团队攒方案,像李安就找来了林徽因的侄女建筑家林缨,认认真真做汇报。

只有他,一个人写不严谨的创意方案、一个人做汇报,并当场全文背诵了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被他这一番骚操作搞懵了的组委会,在第一轮就淘汰了他,原因是他们要的是具体方案,不是诗人…

后来虽然是张艺谋胜出了,但组委会也还是让陈凯歌加入了筹备团队,充当艺术创意总监。

不过我们今天要跟大家重点讨论的,当然不是《被偏爱的陈凯歌的一生》,而是他让人头疼的“美学纠结”。那种在对接大众时,无法找到出路、像无头苍蝇一般乱撞的迷茫。

这种纠结当然并不仅仅存在于陈凯歌身上,与他同时期的田壮壮、何平以及后来的姜文,都有过类似的困扰。

▲2010年的《让子弹飞》,是姜文试图平衡艺术性和商业性的开山之作

可是只有他,把这些纠结用一部接一部的作品,毫无保留地展示了出来。让观众透过大银幕,看到了一个想要跟我们说话但又说不明白的文化精英的窘迫。

那么这种迷茫究竟意味着什么呢?真的只是老生常谈的,陈凯歌试图用精英品味对大众品味赶尽杀绝吗?

应该不是的。

如果陈凯歌真的对大众品味抱有不友好的态度,那他就不会一部接一部、费尽心机地去拍商业电影。

即使一部接一部的小扑,也试图琢磨出那个既能满足观众、又能满足自己的审美平衡点。从中不难看出,不管是为名还是为利,他都还是想要成为一个某种程度上的人民艺术家。

而不是像田壮壮、何平那样,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不怎么拍电影了,要么当副导、要么当演员。总之都选择保护自我、不再努力对外表达。

在《演员请就位》里,我们也能看到陈凯歌在电影方面,是一个专业、谦逊且诚恳的人。

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看什么都不顺眼、最好什么都按我的标准来、你们都是捞仔的“狂傲艺术家”。

他所展示出来的精英感和与众不同,是自然且真诚的,而非一种自抬身价、打压大众自我价值体会的策略。这其实也是大众为什么能够包容他“胡作非为”的原因所在。

因此,陈凯歌的美学纠结,实际上并没有建立在“精英和大众”不可调和的矛盾之上,而是另有一对更大的范畴在起作用,那就是“日常生活美学”和“超越性美学”的对立。

所谓日常生活美学,是指我们审美体验中那些由感官接收到的部分。

比如各种绚丽多彩的多媒体网红展览、重大演出的舞美灯光所带来的视觉刺激。

各种Hi-Fi音箱、耳机、高端音乐厅、高保真音乐码率所带来的听觉刺激。

重油重盐、高甜及辣味食物,所带来的味觉刺激。

快节奏的打斗大片、科幻大片,在3D、4D、5D、IMAX巨幕厅中为我们带来的震撼。

以及过山车、跳楼机所带来的肾上腺素激增等。

这些美学体验都是感官性质的,充满着对当下物质世界的肯定。我们不需要想太多未来的、宏大的、严肃的事,也不需要对现状做太多的反思。

只需要沉浸其中,嗨起来,享受这个高度发达的物质世界给予我们的一切。

超越性美学则是指那些,由精神、思想及包含其中的价值判断所构建出来的审美体验,总体是精神性的而非感官性的。

比如翻糖蛋糕好看是好看,但只用来看而不吃掉它的话,那就是一种浪费,于是它的好看也就没有了审美价值。

时尚超模美是美,可是她们所支持的时尚产业,导致了无数的环境问题。那么她们的美,也就显得十分虚幻了。

超越性美学所倡导的其实是一种精神审美化的生活方式,把感官体验控制在相对有限的范围内。

认为人们应该活在一种思辨的诗意氛围中,而不是致力于欲望的满足。

对于秉持日常生活美学原则的艺术家来说,她们工作的出发点,在于制造各式各样的奇观和“效果”。

比如吸引眼球的时尚硬照、惹人驻足的互动装置、精致真实的服化道等。

但对于秉持超越性美学原则的艺术家来说,她们工作的出发点则在于,为我们的生存体验,提供穿透现实表象的契机

比如一部引人深思的电影、一张意味深长的绘画等。

这些作品视觉上的好看与否,都是其精神内核自然生发的结果,而非一种刻意要达成的目的。

所以陈凯歌们的“美学纠结”具体就在于,他们打心眼里认同超越性美学,但时代又要求他们按照日常生活美学的原则进行创作。

因为在2000年以后,随着市场经济发展的进一步深化和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文化美学领域最活跃的主体,开始从最具超越性美学修养的文化精英,变成了金钱和大众

陈凯歌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作者胡戈提起诉讼,无疑是这个转型期的标志性事件。

此后,越来越有话语权的大众,开始向之前高高在上的明星和文化精英,提出了“接地气”的要求。

于是我们能看到,综艺节目从最开始单纯的表演节目,变成了越来越触及名人生活面的真人秀形式:

通过社交媒体像外界展示开朗活泼亲民的性格和行为,也变成了明星们重要的吸粉方式。

但在近两年,随着“接地气”美学的深入,很多人也意识到了其中存在的问题,那就是“接地气”会很容易变成为“俗”。

于是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捧八九十年代的影视作品和美人明星,企图从中汲取更加优质的美学体验。

那么他们从中找到的究竟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超越性美学体验。

品味那种从叙事中自然生发出的视觉结果,而不是让眼睛成为美的唯一裁判,把一切元素的美观程度都拉到最大。

这意味着,亲近大众的所谓接地气的美,必须要包含一些超越性的精神气质,才能够免于对现象只做出反应、不加反思的庸俗。

作为大众的我们,其实也需要以更客观地心态去面对现在的大众趣味,而非只是一味拍手叫好。

那么对于陈凯歌这类试图调和日常生活美学和超越性美学冲突的创作者,或许也就理应得到我们的一些尊重和包容。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娱乐]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new.qq.com/omn/20210809/20210809A04HUQ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