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中的女性角色都被“魔化”了?

腾讯娱乐 2021-08-09 11:31:52 阅读数:860

本文一共[544]字,预计阅读时长:1分钟~
影视 角色 女性 影视剧 剧中

这几年的好看的都市剧层出不穷。

现有《我在他乡挺好的》和《北辙南辕》一直备受争论,具有偶像元素的《心跳源计划》、《你是我的荣耀》等剧正在热映。

之前还有《欢乐颂》、《三十而已》、《都挺好》收视率口碑齐高。

但是氧叔在对比过去和现在的都市剧后逐渐发现,在剧情人设的背后,影视剧中的女性角色其实一直都处在被“魔化”的状态。

魔化是指对女性群体的夸张式表达,还有对时代和相关刻板印象的体现。

过去的影视剧中的女性角色大多是低到尘埃的小白兔形象:

《流星花园》中杉菜因惹恼道明寺而受到排挤,《放羊的星星》中夏之星为男友顶罪而入狱,《微笑百事达》中成晓诗被诅咒恋爱不超过三个月:

现在剧中的女性角色则是站在云端:

《欢乐颂》中智商超群的海归精英安迪,《三十而已》中生活工作都是一把手的顾佳,《我在他乡挺好的》中百万存款女高管纪男嘉:

经过对比就会发现,现在影视剧中女性角色的设定与之前的差别极大,都说影视剧是对时代的反映,但氧叔反而有些疑惑:

现实社会中女性社会地位真的有剧中那么高吗?

影视剧讨好女性的意味是不是过于明显了?

影视剧中女性角色转变也改不了的“被魔化”

纵观从过去到现在的影视剧女性形象,除了为贴近社会而做出改变之外,深究后会发现,其中的人物设定几乎都是对女性“魔化”的产物。

1.古早偶像剧中的“魔化”女性类型:无害无辜也无能的小白兔

《天国的嫁衣》中从小生活在农庄的女主陶艾青(无害),《爱情魔发师中》被取代的打工妹小贝(无辜),都是典型的古早偶像剧女主角设定。

她们脸型顺畅没有棱角,眼睛水汪汪的似乎下一秒就能哭出来,鼻头圆润有肉,嘴唇往往是有厚度的,面部的一切的钝感特征都诉说着自己的无害。

而能将“三无”完美集合为一身的影视剧女主,就不得不提起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恶作剧之吻》,这可以说是古早影视剧中的最家喻户晓的经典作品之一。

剧中袁湘琴圆圆的脸型,圆圆的眼睛,圆圆的嘴唇形状,面部圆润顺滑的几乎没有一丝棱角,就面部特征来看可以说是“三无”女主的代表了。

在剧中,对于自然灾害给家庭带来的冲击是作者和编剧为角色创造出的惹人怜爱无辜感,而无能也是真的。

江直树在A班,袁湘琴在F班,毕业前发现学分算错,江直树成为医生,袁湘琴追随江直树的脚步却连护士都做不好。

但就是这样的袁湘琴,竟然赢了人美智商高的女配裴子瑜。

对比两个人的剧照,与圆圆的袁湘琴相比,裴子瑜的面部有锐感,五官也更加精致,在剧中也是智商情商都超高的大美女,然而拿着大女主的人设在剧中却是成为了陪衬,并且可以轻易被袁湘琴的“单纯”打败。

反观女主袁湘琴的人生目标一直以来都可以总结为一句话:

嫁给江直树。

这件事甚至可以成为她很多事做不好的借口。

十几年后的今天,人们再去看这部剧的时候,对这剧中角色的评价发生了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这种现象在很多古早偶像剧的评价中都有所体现,而这样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女性已经开始具有独立自主的意识,对傻白甜的“三无”女生人设开始排斥。

而女性意识的觉醒也在影响着影视剧中女性角色的转变,但是却免不了仍被“魔化”。

2.现代影视剧中被“魔化”的女性角色:职场开挂金手指大boss

女性的开挂角色在现在似乎是每部剧必备。

从左至右:

《我在他乡挺好的》纪男嘉,《欢乐颂》安迪,《我的前半生》唐晶

她们都留着利落短发,妆容精致,身材清瘦,很难让人不认为这是编剧对女性职场角色的刻板印象。

在海报中,想知道谁是剧中大佬,找精炼短发,表情冷峻的那个,几乎一找一个准。

似乎新时代的职业女性一定要有一副不婚不育不老不丑精致利己甚至男性化的脸才能与过去剧集中的霸道总裁相抗衡。

真女大佬vs剧中女大佬

对比过去偶像剧中受欢迎的女主角不难发现,现在更受欢迎的女性角色已经与旧审美形象形象割裂。

圆钝的面部特征被锐感替代,从眼神楚楚可怜到现在要有灵性,人物内心也摒弃了单纯简单换成了腹黑一点都没关系但请一定要足够聪明,足够坚强,足够独立。

在现在的影视剧中,女性在职场中的身份由被男性主导到拥有自主意识,再到后来甚至吊打男性角色,这种改变让自主意识觉醒中的女性看后直呼“太爽”。

但是,影视剧中此类角色占据主流与市场经济关系以及现在审美的变化是分不开的。

图片来源于齐鲁人才网

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中国女性开始从家庭中解放出来,女性的审美也顺应时代和环境的变化而改变。

当女性逐渐发现小白兔类型很容易被职场淘汰,也就很难再愿意将自己带入一个傻白甜的人设角色中,而是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那个所向披靡的女强人,即便是夸张一些也没关系,这也是现在都市剧中女强人角色更受欢迎的原因。

从幼态向成熟的转变,就外在的面部特征而言改变最大的是面部骨骼发育后,轮廓由圆润转而更具棱角和锐感。

从《恶作剧之吻》女主角林依晨的对比照片也能看出,即便幼时面部特征钝感满满,随着年龄的增长,面部轮廓依然会因骨骼发育而变化。

从结构来讲,随着年龄增长,面部的黄金三角度数会适当变小,面部由天真感向智慧感转变,年龄感与成熟智慧感在面部的体现也成为了现在影视剧中对于职场女性选角时具有刻板印象的理由。

尽管女性的地位与审美已经随着时代发生相应的改变,但从剧中角色抽离来看,女性的自主意识虽然已经开始觉醒,现实中的女性社会地位却并没有影视剧中表现得那般美化或者说是“魔化”。

在现实生活中,女性不管是在职场还是在生活中,受到的阻碍与歧视和男性相比较而言仍是居高不下。

某招聘网站男女职场数据统计图

氧叔不禁想问,在女性地位仍然不容乐观的现在,为什么要在荧幕上堆造出那么多厉害的角色?

商业市场逐利性决定剧中女性角色的设定

女性意识的觉醒让女性不再满足于小白兔的女性角色在职场中的女性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中施展拳脚,有一番作为,不再想像过去一样成为依赖男性的附属品,商业市场在逐利中窥见商机,所以创造出了他们认为女性想要看到的角色。

比如《都挺好》中童年不幸却遇见职场贵人的高管苏明玉,《三十而已》中做沪漂柜姐升职加薪接触到上流社会的王漫妮,《欢乐颂》中原生家庭有问题却在工作中所向披靡的樊胜美。

从弱不禁风到战无不胜,这也就是与过去小白兔对立的魔化后的职场女性。

他们站在资本的角度为观众建立了一个虚拟的理想化职场,并且往往强调生活中人们想要获得的能力、财富与权力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就能得。

而在现实中,人们需要努力的周期很长,甚至成效都具有不确定性,电视剧中的过度夸大与理想化让观众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带入情节,甚至将自己带入大有所为的主角设定。

这样的设计方式为观众带来了一种可以麻痹自我的快动感,让观众沉浸在剧中角色人生成功的设定中,躲在剧情的世界里来逃离现实世界。

但被人忽略的是,那些很多所谓的大女主电视剧都是“伪大女主”。

在角色成长时总有开挂的人物设定,即便黑化也有贵人相助,并且在最关键的时刻起决定性作用的往往仍是男性角色。

比如上面提到的《都挺好》中苏明玉所遇见的贵人是男性,《欢乐颂》中让安迪暴露弱点的人是男性,《我是真的爱你》中的女性角色连自己能不能上班也都是男性说了算。

《三十而已》中的大龄沪漂角色,编剧一边努力渲染成为独立女性的困难,一边反手就安排一个多金男,而这个多金男的出现慢慢将女性角色的剧情推动,成为她后面做出很多决定的理由。

那些人设开挂金手指的剧情在看的时候往往因为“爽”而被忽略,却经不起回味与推敲。

因为虚拟的剧情与现实的反差实在太大。

现代剧是观众最容易产生共鸣与带入的类型,因而很多观众在将自我带入前甚至都忘记了那是假的,而是认为剧中角色可以的,自己也一定可以,如果不可以那就是自己的问题。

于是越是将剧中剧情带入现实中思考,越是让深处真实世界中的女性更加感到压抑焦虑,甚至对自身的能力与价值产生怀疑。

(上)剧中的普通人

(下)真实的普通人

媒体迎合大众的口味与需求并不奇怪,古早偶像剧中的女性角色设定也都是迎合当时人们审美与需求的产物。

正如一些女生喜欢灰姑娘逆袭打脸白富美的剧情,说明其内心渴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剧中的灰姑娘那样有一个有钱有势的白马王子对她死心塌地。

剧中的情节在现实中实现的概率微乎其微,因此那些女生便会寻找类似剧情的剧来慰藉内心,这不仅说明了观众内心的渴望,也说明了现实中缺乏的事物是什么。

反之,商业的逐利性促使剧中的女性角色方向的偏转与改变,如今的职场精英女性角色层出不穷,不是恰好说明现实中缺失的正是剧中所表现出来的女性社会地位吗?

因此,即便认为剧情再如何真实都不要被影视剧中过多表现出来的所谓当代女性所蒙蔽,那映射的不是现实中真实的存在。

别忘了,现在影视剧的观众主力和消费主力是女性,在商业逐利的影响下,我们能看到的其实都是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

我们在现实中用自己双眼看到的,才是我们身在其中的真实。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娱乐]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new.qq.com/omn/20210809/20210809A04RBV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