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云雷|实现儿时梦想

腾讯娱乐 2021-08-26 22:25:52 阅读数:337

实现 专访 梦想 儿时

对于相声演员张云雷而言,想要成为歌手这件事,往往会给他带来质疑、讥讽甚至是争议。原定于今年7月底在南京进行的个人首场音乐会,因为疫情的关系延期,在这段时日里他依旧维持着过往彩排中攒着的努劲儿。

面对争议,张云雷永远坦然,想做的是靠事实证明自己。他喜欢舞台,同样享受舞台,而在舞台上的演出,不管是相声还是歌声,都是他剖白自己心声的一部分。

在南京这个他一生难忘的城市里,他想告诉他的听众们,「死而复生」为他带来的改变。他坦然了,也「疯魔」了,他想把自己爱的一切分享给台下的人们 。而演出带来的延期?没关系,他可以再度练习,精益求精。

因为好的东西,通常需要等。

Q

&

A

ICONSPRO:马上要开演唱会了,紧张吗?

张云雷:你觉得我这样像紧张的样儿吗?说不紧张不可能,但是没有说这么紧张,还是兴奋会更多一点。人生的第一场演唱会实现了,儿时的梦想吧。

ICONSPRO:有这个梦想大概是多大的时候?

张云雷:从跟师傅学相声那个时候,但是那个时候也不可能。(那会儿)说相声我们都没地儿说,我还唱歌,我唱给谁听啊。

ICONSPRO:怎么想要说开演唱会呢?这个计划是什么时候提起来的?

张云雷:3月份。(筹备时间其实挺短的。)挺短的,而且好多人就说,问我这一个月你都干嘛呀?我说排练,他说那你干吗排这么多次?我说我的时间已经很紧了,我很少选早上排练,因为早上我的嗓子开不了,一般都是从下午3点到晚上10点半,然后吃饭也在那儿吃,最后我唱得,就看我那个绿海乐队都已经,都已经这样了。我那个贝斯手,你看看我这个手,拨不动了都。(那你不觉得累吗?)我觉得我越唱越兴奋。我私底下打听了一下,我的乐队说,张云雷一拿起这个话筒,他就跟疯了一样,谁都管不住他了。有时候排练,大伙儿觉得可以了,我说咱再玩会儿,有时候我会想起别的歌来,让他们就现学。

ICONSPRO:演唱会的名字「听云见心」是谁取的?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张云雷:演唱会取了好多名字,最后选了「听云见心」。听,听谁?听我。见谁?见张云雷。看见张云雷,听张云雷,张云雷用心唱歌给你们听。

ICONSPRO:有没有为这场演唱会准备什么特别惊喜?能剧透吗?

张云雷:惊喜就是当天我玩消失,够惊喜吗?我不去。(那可能不行。)惊喜可能就是我除了自己的歌曲,有一两首我是做了改编了,完全是大拆大改,完全跟听到(过)的是两种曲风、两种风格。演唱会当中会有我翻唱的歌,翻唱的歌会有惊喜。

ICONSPRO:翻唱的这些歌都是你自己选的吗?

张云雷:都是我自己选的。腾讯的人也在问我,他说张老师你选的这歌,我们打死都没有想到,我说我完全可以选择你们想到的那些我要翻唱的歌,但是我为什么没有。我从小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我不想跟别人一样,所以我翻的歌比较另类、比较冷。比如说现在最流行什么歌,大伙儿都听,我不听,我就不听,等这个歌过去了,然后又出了一首,这个歌大家都不听了,我再听。我到现在我自己也闹不清,我就是感觉我就不想这么做。

ICONSPRO:你觉得大家其实能猜到你原本可能要翻的一些歌是吗?

张云雷:我其中有一首翻唱的歌,他们已经扒出来了,因为当时我不是发了一个微博嘛,(粉丝们说)我们都看见了,我自己扒拉扒拉,我说(粉丝们)眼神真好,我说这个眼神给我,我就不用担心录ID了。(对,都能看见。)我就都能看见了,我再也不用背了。

ICONSPRO:这次演唱会会有相声吗?

张云雷:不会。既然我做演唱会,那就好好做演唱会,要是有相声的话,那我直接开相声专场,我踏踏实实地说一场相声。演唱会就是演唱会,有可能当中会牵扯到点传统的唱腔,如果要真是有相声的话,大家会不会觉得很跳,也很奇怪。我刚唱完了,灯光、舞美都突然间停了,把桌子搬上来,我给你们说一段相声,太奇怪了。

ICONSPRO:演唱会造型上面你自己有参与吗?

张云雷:造型我还真没有参与。我发表了一些意见,然后都给我驳回了,后来我死心了。我要求的都是之前的发型。粉丝也都说,咱这一个发型能不能别半永久啊,咱换换行吗?(那这次演唱会上,会有特别嘉宾出现吗?)有(自己相声上的搭档会过来助阵吗?)他在录德云社的节目嘛不是。(还有什么小惊喜吗?)小惊喜,我去了就是惊喜,要什么惊喜?(再说一遍。)我去了就是惊喜,要什么惊喜,总比不去强吧。是他们让我们怼你们的,跟我没关系啊!

ICONSPRO:这次演唱会筹备过程当中你觉得最困难的是什么?

张云雷:第一可能就是选歌,因为之前选了好多歌,又被我自己推翻了。还有就是耳返的问题,因为我是一个不爱戴耳返的人。(但是你会听不见。)对,肯定会听不见。因为我之前也是,相声专场,因为场馆比较小,一两千人的,我自己能听到我自己的声音,我第一次音乐节的时候排练,我就尝试不戴耳返,那个排练厅也就跟这个屋这么大,当乐队都起来的时候,我根本就听不见我自己在唱,然后他们就录下来,我自己听,确实是不戴耳返,音准会有问题。这个舞台都弄完之后,你们可爱的腾讯的人说,张老师,这回你一定要戴耳返了,我说我不戴呢?她说因为我们这个设计的舞台,如果真放了好多地返,这个舞台会不好看的,我说那我自己拉一个音箱,我拉一个地返上去。

ICONSPRO:说相声的时候,你只允许大家在你返场的时候应援,那演唱会会有什么自己的仪式感吗?会对粉丝提要求吗?

张云雷:你可以全场亮,(如果说)咱们唱一个传统的吧,我还会要求他们把它都关掉。虽然说这是演唱会,但是现在这个环节,咱们唱的是传统东西。

ICONSPRO:会自己设计一些跟粉丝互动的环节吗?

张云雷:肯定会有互动。我不能唱完一首是一首,我连话也不说。腾讯这边,他们也给我出了好多的主意,我告诉他们给我来一个大概齐的梁子,就是梗概就行。

ICONSPRO:你会考虑在演唱会上跳舞吗?

张云雷:我倒想跳舞,我这个腿脚我跳舞?我真考虑过,但是我跳不了。我要不出这个事,身上没有钢板的话,我要是跳的话,肯定会跳得特恶心、特僵硬,因为跳舞是我的一个短板。之前有一个节目的时候,是我、孟(孟鹤堂)、四哥曹鹤阳、宁云祥。看完自己跳,我不忍直视,这是我唯一一次跳舞,我再也不跳了。假如说我要是没有受伤的话,我会为了演唱会而去专门学,但是现在不现实,跳不了。我都能想到,假如说我学了,我真跳了,我刚一起来,底下“哎哟 别跳了”,肯定会“别跳了 歇会儿吧”,肯定是的。我记得有一次我的相声专场也是,我跟杨九郎精心策划的,到底我跳起来,用扇子打他一下,我说这个大伙儿肯定会开心的。“哎哟 别跳了”,完了,真心设计的完了,现场垮掉。然后翻场的时候,我还特意说,其实刚才是精心设计好的。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娱乐]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new.qq.com/omn/20210826/20210826A0CTWZ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