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电影的“乏力”,能否靠青年导演来拯救?

腾讯娱乐 2021-08-26 22:50:46 阅读数:658

青年 国产 电影 乏力 国产电影

上映10天,累计票房2500万,豆瓣评分6.2,这是影片《兔子暴力》交出的成绩单。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导演申瑜是中国电影导演协会青年导演扶持计划(简称“青葱计划”)培养出的新人导演,作为青葱计划首届五强学员之一,《兔子暴力》也是申瑜的首部长片作品。而和申瑜一样,近两年来不少初出茅庐的新人导演借助国内创投平台和扶持计划获得了启动金,拍出自己的长片处女作。

从《我不是药神》到《兔子暴力》,新人作品表现如何

时钟拨回至2018年暑期档,由文牧野执导的《我不是药神》上映,影片不仅收获票房口碑双赢,成为年度最具话题度的国产电影,也让文牧野成为备受赞誉的新人导演,更让国内新人导演培养计划再次成为业界讨论的话题。

仅仅过了不到半年时间,在2019年春节档同样由新人导演郭帆执导的《流浪地球》上映,影片不仅凭借优秀的口碑完成逆袭,成为春节档最大赢家,更被誉为开启了国产科幻电影元年。新人导演持续向市场输出精品并收获不俗的票房成绩,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以往由于制作成本有限、阵容星光黯淡以及后期宣发资源不足,新人导演的处女作往往面临着口碑票房难两全的处境,而《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影片的商业成功,也让市场对新人导演有了更高的期待。

在2019年的暑期档,动画导演饺子执导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再度一炮而红,最终49亿的票房成绩让《哪吒之魔童降世》一度跃居至影史总榜第二的位置。不仅如此,2019年电影市场上还出现了《误杀》《被光抓走的人》和《受益人》等一系列由新人导演执导、兼具票房和口碑的作品。

以《误杀》为例,影片由马来西亚的华裔导演柯汶利执导,在陈冲、谭卓等实力派演员的加持下,柯汶利执导的这部新片上映后首周便升至票房榜首位,首周超2亿的票房让《误杀》成功超越同期其他影片,扛起贺岁档大旗。作为一位新人导演,在借助原版电影优秀剧本的基础上,柯汶利将层层反转的高能剧情成功进行本土化,除了耀眼的票房成绩外,猫眼9.5分、豆瓣7.7分的评价也让这部处女作含金量十足。

经历2020年的疫情停摆后,今年以来,市场上同样出现了《热带往事》《兔子暴力》等出自新人导演的作品。其中前者由新人导演温仕培执导,这也是“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中的重点作品之一。作为被宁浩看好的新人导演,温仕培在《热带往事》中也显现出了极具辨识度的个人风格,且在叙事上相较其他新人导演有着更大的野心。尽管最终6400万的票房并不算一个太亮眼的成绩,但于新人导演而言票房毕竟不是衡量成功与否的唯一因素,而温仕培在影片中所采取的独特叙事视角、对现代工业文明的批判都获得了一定认可,也让外界对他未来的导演之路有了更多期待。

不久前上映的《兔子暴力》同样是由新人导演申瑜执导,且有着令同侪钦羡的主创阵容,除了主演万茜外,《兔子暴力》还有监制李玉和方励护航,二人此前曾携手打造《观音山》《二次曝光》等作品。在发行阶段《兔子暴力》还与猫眼平台促成合作,获得了优于同体量影片的宣发支持,而截至目前《兔子暴力》也成为票房成绩最好的青葱计划影片。

从电影节创投到扶持计划,新人导演培养现状如何

从申瑜和温仕培的生涯轨迹中可以看出,两人第一部作品的诞生实则有着共性,即都出自青年导演扶持计划,在这其中申瑜来自青葱计划,温仕培来自“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实际上,官方或民间发起的各类导演扶持计划一直都是国内新人导演能够实现电影梦的主要途径之一,除此之外,借助电影节展中的创投单元也能够帮助青年导演获得自己第一部长片的启动金。

首先是新人导演培养计划,以“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为例,这一针对青年导演的扶持计划于2016年由导演宁浩牵头启动,旨在为有志于从事电影创作的青年导演提供资金、技术以及明星资源等维度的支持,培养电影新生人才。截止目前,该计划已经推出了《绣春刀》系列导演路阳、《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等多位优秀青年导演,而今年6月上映的《热带往事》导演温仕培同样是通过“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得以携处女作亮相影坛。

除了宁浩外,包括刘德华、黄渤、杜琪峰等电影界知名人士都曾发起过导演扶持计划。比如刘德华在2006年主持的“亚洲新星导”计划,这是华语电影界最早对年轻创作者予以扶持的计划之一,宁浩的第一部长片《疯狂的石头》便是从这里走出。此外还有由导演杜琪峰发起的“鲜浪潮”、由黄渤在2016年发起的“HB+U”计划等。借助知名电影人以及相关扶持计划的影响力,青年创作者不仅可以获得资金上的支持,往往也能获得更好的业内资源,扩大作品的影响力。

与由电影人发起的新人导演计划类似的,官方层面也从未停止对青年创作者的支持。2015年,由国家电影局指导、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主办的第一届中国青年电影导演扶持计划也即青葱计划开启,截至目前青葱计划已经举行了6届,包括贾樟柯、张艺谋、宁浩等都曾担任过主席。通过剧本工坊、导演训练营、短片拍摄、创投培训等阶段,这一计划也得以帮助更多青年导演激发创作灵感,并获得行业资源的扶持。除了今年上映的《兔子暴力》外,从青葱计划走出的《日光之下》《过春天》等电影均已通过大银幕与观众见面。

通过电影节展的创投项目则是青年电影人获得资金、技术支持的另一个重要渠道。目前国内一些影响力较大的电影节展如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以及FIRST青年影展等均设有创投单元。

以已经举办了10届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为例,自设立创投单元以来,北影节累计接收了超4000个创投项目,200多个项目从中脱颖而出。2014年上映的《喊山》、2019年上映的《平原上的夏洛克》《春江水暖》等均出自北影节创投市场。致力于培养青年独立导演的FIRST影展近年也孕育了一批优秀的作品,曾于金马奖上斩获多项奖项的《老兽》便来自于FIRST影展的创投单元,而包括《郊区的鸟》《四个春天》等多部在国内外备受好评的作品同样出自创投板块。从创投项目中脱颖而出的青年导演不仅能获得资金支持,同时电影节也能为其提供放映和交易平台,让好作品被更多人看到。

新人导演该如何突围?

对于电影行业来讲,既需要具备一定经验和技巧的创作者担当中流砥柱,引导行业的进步发展,同时也需要不断涌现的新鲜血液,由此保持创作的活力,与年轻观众达成交流,而这也是各类导演扶持计划和创投平台必须存在的原因之一。对于青年创作者和整个行业而言,除了不断借助节展和创投机会大展身手,还需要一系列内外因共同作用,帮助新人导演实现自己的电影梦。

首先是对于个人来讲,在正式进入电影行业或者拍摄自己第一部长片之前,最重要的是确定属于自己的作品风格并坚定不移地进行完善。以文牧野、郭帆等青年导演为例,与一些新人导演在面对文艺和商业两种抉择时产生动摇不同,两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偏向商业化的路径,同时将自己擅长的黑色喜剧、科幻元素在作品中发扬光大,并在电影中关照现实,保持作品调性的基本一致。在接受采访时导演王小帅也曾谈到:“无论是商业还是艺术,选择好方向最重要。”

此外,对于整个产业环境来讲,则需要为所有有志于电影创作的学生提供良好的专业教育,培养学生的审美,由此源源不断地向行业输送优秀人才。从好莱坞和欧洲的经验来看,专业学校从来都是最重要的人才孵化器,斯皮尔伯格、李安、斯派克・李等一些如今叱咤影坛的导演均是通过学校教育一步步积累自己的电影资本。

以华语知名导演李安的创作生涯为例,在执导自己的第一部长片作品前,李安拍摄的短片作品就是当年学生短片奥斯卡最大奖的得主。正是由于在学校的学习经历让李安掌握了基本的电影拍摄技巧和叙事理论,通过理论和实践学习不断积累专业知识,由此在后续创作时能够用自己了解并擅长的方式去讲述故事、表达情感,而这也是为什么李安早期执导的“家庭三部曲”一经推出便获得影坛关注的重要原因。

结语

随着市场和观众对影片需求的不断增加,近年以来越来越多以文牧野、郭帆、温仕培为代表的新人导演纷纷亮相影坛,在作品中显现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和人文关怀,并取得了一系列瞩目的成绩。在这背后,各类电影节展和创投平台作为青年电影人的孵化器,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随着各界对青年创作者扶持力度的不断加大,有理由相信这批新人导演将从前辈手中接过交接棒,推动国产电影继续向前发展。

― THE END ―

作者 | 迈克李

主编 | 彭侃

排版 | 李可欣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娱乐]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new.qq.com/omn/20210825/20210825A05RPK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