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娱制作,由海入河

腾讯娱乐 2021-08-26 23:52:34 阅读数:967

制作 娱乐圈子 腾讯娱乐 欢娱

文 │飞鱼

曾经开宫廷大女主剧风气之先的于正,现在拍起了百合剧《双镜》,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句:“大人,时代变了”。

时代确实变了,在平台、政策、资本和粉圈等变量的多方作用下,剧集市场正发生着猛烈迅疾的变化。近十年,从古装大女主剧送85花上青云,到耽改剧出男顶流,再到如今新一轮的行业风气整顿开始,洗牌和适应是永恒的主题。

就拿这几天发生的事来讲:各个文艺协会都在召开“职业道德与行风建设工作座谈会”,微博则同步处理了上千个违规账号,爱奇艺CEO龚宇表示将取消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明星和粉圈受到影响自不必说,想必剧集题材与类型的更迭与转向也正在酝酿中。处在风口浪尖的耽改剧命运走向如何谁也无法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我们熟悉的BG剧一统天下的局面,终究是回不去了。

那么,曾在BG剧中如鱼得水的创作者们,又该游向哪一片海洋呢?

“BG+大女主”剧的代表人物于正选择入局“百合+双女主”,尽管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于正在影视圈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低到他所制片的剧集《骊歌行》《玉楼春》《双镜》在上线时都没有出现过他的名字,然而欢娱出品,仍然带有很强的于正风格。

主角类型从大女主到双女主甚至女性群像,题材风格从BG到BL再到百合,于正对新赛道的寻找,与剧集市场的悄然转向以及他个人不得不降低存在感几乎是一同发生的。而从之后的待播作品《当家主母》和《传家》来看,也依然是双女主味道十足的故事,这不禁令人好奇:作为每隔几年就会向剧集市场投下一枚重磅炸弹的制作人,于正所看重的“试验”田具有推广意义吗?

迁徙:从BG到百合

关一扇门与开一扇窗

都说下场一个赛道的最佳时间是大局已定之前,如章子怡和汤唯入场宫廷大女主剧的时间就有些“近黄昏”了,彼时甄�忠咽蔷�典永流传,魏璎珞成了“帝王”终结者,忆往昔竹马青梅的如懿只能黯然离场,更别提迟到的后来者了,无异于热血贴冰山,只会致“体寒”。

与此同时,耽改剧已然春风拂面,成了新一个上风口,只是于正并不是那个吃螃蟹的人。

《陈情令》爆红九个月之后,被网友称为“中年耽改剧”的《鬓边不是海棠红》上线,这部讲述京剧名伶商细蕊与爱国商人程凤台之间动人感情的剧集,在一定程度上为黄晓明洗掉了油腻,并拿下了8.1的豆瓣评分,圈层口碑不俗,但和《陈情令》乃至之后播出的《山河令》的市场反响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青出于蓝不要紧,没有胜于蓝才是问题。显然,于正在耽改剧上有些“不得要领”。既然BG遭遇冲击,BL未能抢占先机,很快,从不停留的于正把目光转向了“百合大法”,去年被吵得沸沸扬扬的“爱姬艺”pk“男腾讯恋”的剧集中,前者就有多部出自于正之手。

现在的百合剧赛道确实是一片“无主之地”,等待玩家们去开垦和占领,只是,对于得女性观众得天下的剧集市场而言,“主打双女主和百合情的剧究竟能分到多少羹”的难题令人望而却步。去年“表面双女主,实则异性恋”的《了不起的女孩》《流金岁月》的营销颇有诈骗观众之嫌,而聚焦玉梦cp本身的《风声》倒是收获了百合爱好者的“上头”,但总体而言,圈层影响力还是有限。

由张楠、孙伊涵主演的《双镜》的播出似乎又让人燃起了一丝希望。今年B站接连上新具备实验色彩的12集短剧,先是被称为“国产版《伦敦生活》”的《突如其来的假期》收割了一波口碑,接着“有《杀死伊芙》内味儿了”的《双镜》热度蹿升,多日进入骨朵热度指数排行榜前十,弹幕大军互动欲也异常高涨。

虽然《双镜》的总体播放量受限于平台并不高,甚至抵不上腾讯视频一部S级古装剧一集的播放量,但无疑B站的土壤的确比别的地方更适合生长百合花,对于剧集市场而言,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造星:从一夜爆红到日积月累

虽然于正剧集捧出的艺人不像“谋女郎”“星女郎”那样有一个响亮的名号,但杨幂、赵丽颖、陈晓、许凯、吴谨言等艺人的走红之路都免不了要打上“于正造星”的烙印,秦岚等演员的翻红也收益于于正的助推。只是,在《延禧攻略》之后,于正造星的路数似乎变了

在相继制作的多部剧中,白鹿、张楠成了于正主推的新人,分别担纲《玉楼春》和《双镜》的主演,李一桐、金晨也成了他所看好的女星而接连合作。

在造星这场需要踩在观众审美点才能上青云的游戏里,于正现在的主推新人貌似和观众互动得较为一般,目前白鹿经过多部女主戏试炼,人气与口碑的增长曲线属于缓慢积累型,而非爆发增长型,较为依赖于剧带人;模特出身的张楠身材高挑,但长相辨识度不如《双镜》中另一位女主孙伊涵,日后两位艺人的发展如何还处于雾里看花阶段,并不似此前于正捧红的杨幂、赵丽颖那般扶摇直上、圈粉无数。

李一桐和金晨同样非流量艺人,由李一桐担纲大女主的《骊歌行》播放量不及预期,《玉楼春》在骨朵榜单数据表现不错,只是对金晨助力较小。

这自然和作品的题材类型有关,从大女主爽剧到女性群像剧、轻喜剧的转变,让戏剧焦点变得分散,很难一直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喜剧则对搞事业构成了解构,以前观众代入的是“逆袭”人设,现在观众更多的是局外人

与此同时,我们会发现,多女主剧和女性群像剧的加重,也让男演员的存在感变得更低,以至于这次占了剧名《玉楼春》三分之二的男主孙玉楼的扮演者王一哲,几乎没多少观众提起。如果说于正剧集的女演员之列,自吴谨言之后,还有白鹿和张楠接力,那么在男演员之列,许凯之后,还未有人顶上。而缺乏流量体质,则是他们共同的困境,如此一来,他们便无法复制前人的流量路径,只能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地去积累人气和演技。

突围:百合情与传统文化大法好

但小众待破

一个类型是否能存在取决于成功代表作是否能开辟新天地,更取决于观众的需要。那么,观众需要双女主百合剧吗?如果依靠过往经验判断,很明显它不是“主菜”,就连于正也发微博表示“以为一个试验剧不会有任何水花”。

目前双女主百合剧的发展情况,让人想起了男频剧经历的漫长起势期。由于男频IP的受众属性与剧集市场主流受众相悖,由于拍一部扑一部的沉没成本过于高昂,还有诸多类似穿越这样的设定细节该如何处理等问题,都困扰着这个赛道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选手们,直到《庆余年》和《赘婿》接连获得成功,这两部剧将传统品相质感与当下的文本内核结合得十分出色,让受众相悖论荡然无存,男频剧也洗刷了“毒饼”之名。

如今双女主百合剧的小众,就跟它的消费群体不被主流市场认可有关。如果说巨石投水的结果是水花飞溅,那么如今现有的双女主百合剧只是荡起了一丝涟漪如何从小众走向大众,有赖于更多人去探索。于正既已入局,便少不了要承担起探索的任务。此外,除了百合大法,于正制作还有另一个武器――传统文化。

于正剧集的年代特色浓郁,要么古代要么民国,都是需要传统文化审美打底的故事。对于影视剧而言,输出审美就是生产力的一部分。我们会发现,每部爆款古装剧的背后,从配色到妆容、服饰,不论是极简or华丽,高度还原or架空混搭,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套审美体系,而于正制作之所以能在剧集市场中几次突围成功,就跟他不断进化的审美脱不开关系。如《延禧攻略》用舒缓宁静的莫兰迪配色取代了之前宫廷剧的高饱和配色,就给观众“洗眼”成功。

而除去审美之外,用很多篇幅展示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于正制作在古装剧细分赛道的创新手段。《鬓边不是海棠红》聚焦梨园行当,《当家主母》聚焦的是织造技艺和中国布料,《尚食》展示的则是中华传统美食,内核如何有待观看,首先皮相是做足功夫了。

众所周知“宫斗”受限,依赖于宫廷戏的于正选择在传统文化中安身立命自然是一条很好的路径,可“入戏太深”有的时候反而拉远了和普罗大众的距离,如《鬓边不是海棠红》中对商细蕊以及其他梨园卖艺人的塑造和唱戏情怀的输出,就走心得有点深了,悲凉感过浓。走心迂回的东西可能会有口碑,但让人轻松爽快的故事才会得到最大公约数的欢心。未来几部剧是否能在传统文化的“雅”和故事氛围的“俗”之间做好平衡,或许是决定着于正制作是否还有“爆款”潜质的重要因素。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娱乐]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new.qq.com/omn/20210826/20210826A0F4V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