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小博大”张朝阳 何以构建搜狐娱乐闭环新生态?

旧巷故人 2022-09-13 11:37:22 阅读数:53

构建搜狐张朝阳朝阳博大

2019年7月12日,经过一下午紧张的角逐,2019“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总决赛十强终于决出。

“以小博大”张朝阳 何以构建搜狐娱乐闭环新生态?


这是搜狐主办的第二届“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决赛环节,我有幸受邀来现场观摩。

过去几年,我其实现场参加过不少选秀节目,但大部分的节目仅仅就是一场节目。搜狐的“狐友国民校草大赛”给我最大的亮点感受在于,一方面搜狐真正的在各地选拔优秀的青年演员,而非简单的一场秀;另外一方面这些选拔出来的“校草”将会很快饰演影视剧节目中的角色,也就是说这些系列赛事融入了搜狐的战略发展之中,成为了搜狐娱乐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大会结束后,我问了张朝阳几个问题,其中有个问题我特别关心“搜狐这种模式,颇有自产自销感觉。利用搜狐的媒体和社交平台推广活动,自己培育演员,然后签约成为搜狐旗下艺人,出演搜狐自制剧,形成了一站式的闭环体系。未来这个闭环有没有可能打造成一个开放的闭环?选拔出来的十强有没有可能输送到搜狐之外的平台?”

张朝阳表示一方面,搜狐通过“狐友国民校草、校花”选拔出来的艺人将参与主演搜狐的自制剧,一方面搜狐又将这些艺人推出到其他平台,比如杨昊铭等已经开始出演其他剧组的剧集。

透过这届“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总决赛,让我们了解到一个真实的,覆盖多种媒体形式的搜狐娱乐生态。同时我们不难看出,今天的搜狐正在给娱乐行业输送价值,让整个行业共享搜狐娱乐生态下的新红利,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些话题。

被忽视的搜狐娱乐生态 内容+技术双核驱动变革

当天和我同去现场观摩“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总决赛的,还有几位自媒体朋友。知名自媒体人李斌,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搜狐的这个活动,赞助商涵盖了“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包括三元轻能优酪乳、奇瑞汽车艾瑞泽、odbo服装、美克家居ART等等。

“以小博大”张朝阳 何以构建搜狐娱乐闭环新生态?


李斌所发现的这个细节,在我看来其实就是搜狐娱乐到搜狐娱乐生态转变的冰山一角的体现。

一般来说,一档节目能够获得各个领域赞助商的亲睐,无疑说明了活动本身的影响力。而且通过这些赞助,也说明了这场素人选秀活动不是一个简单的活动,而是真正的形成了从明星选拔、培育到内容生产、平台商业运作的一整套体系。

当业界还把搜狐当成媒体看待的时候,搜狐早已经从一家媒体升级为拥有搜狐网、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资讯客户端、手机搜狐网、搜狐号等为组合拳的媒体矩阵,这些矩阵因为有了搜狐内容的赋能,再加上能够制作和播出搜狐视频平台,及搜狐刚推出的社交产品狐友APP正式版,这些服务基本上涵盖了的娱乐生态链条的各个环节。

以狐友校草大赛为例,从社交平台狐友APP招募,并互动积累“选手”的原始粉丝,经过搜狐艺人部培训,参演搜狐自制剧,然后在拥有巨大流量的搜狐视频平台播出,同时整个环节被搜狐全媒体平台推广,增大受众,艺人出道,完成娱乐生态闭环。

当然娱乐生态的构建,仅仅有平台和支撑平台的内容还远远不够,要想发挥“生态”价值,必须依靠技术的落地。搜狐在技术上,做了大量的投入,应用大数据、AI等技术,不断升级平台服务。以搜狐广告为例,升级后的汇算,可以根据不同客户、不同产品,由算法自动匹配,将广告投放给最适合的用户(反过来看,不管是搜狐自身,还是搜狐平台的内容生产者,都将因此受益)。这些技术服务的升级,在最基础层面保障了搜狐生态得以高效运行。

特别要提的一点是,搜狐的娱乐生态虽然已经形成了从生产到商业化的闭环,但这个闭环是开放的,不是封闭的。正如我们前文所言,一方面,搜狐狐友校草、校花选拔出来的搜狐艺人参与主演搜狐的自制剧,一方面搜狐又将这些艺人推出到其他平台,比如杨昊铭等,给娱乐行业输送价值,输出搜狐智慧和搜狐价值。

“互联网行业最勤奋的人” 不止777工作制

互联网行业有两位大佬以勤奋著称,一为雷军,一为张朝阳。

构建这个可闭环的娱乐生态,张朝阳是身兼数职的“首席设计师”。当我们对996工作制痛批猛打之际,张朝阳自己在执行“777”工作制,即每周工作7天,从早晨7点上班到晚上7点。但实际上,对于张朝阳来说,上班时间和实际工作时间完全是两码事。在当天的活动过后,原本预计下午7点20结束所有的工作流程,但直到晚上8点30分,张朝阳依然神采奕奕的和媒体探讨搜狐娱乐生态的相关话题。

可能大家都注意到了,近期张朝阳连续数次接受媒体采访,随时回应媒体关切的问题,实时更新工作状态和各项目进度,忙的不可开交。

“以小博大”张朝阳 何以构建搜狐娱乐闭环新生态?


张朝阳也对本文作者表示他现在处在“满血复活”的工作状态,不仅工作强度很大工作时间也很长。在重新振兴搜狐的路上,跟公众沟通搜狐做的事情以及传播搜狐的理念和信心都是很重要的。频繁的和媒体朋友见面,是想告诉大家他现在在第一线,公司几乎所有的项目都直接参与。

的确如此,我们注意到张朝阳亲自担任《热搜女王》出品人,直接策划了校草大赛。甚至见客户谈合作这样的细节工作都亲自上场。看起来肆意张扬的张朝阳,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了工作中。

张朝阳现在职位是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但他不仅仅从战略层面把控集团发展,更从产品、技术、内容等更细的层面,亲自参与进来(熟悉搜狐的人都知道,张朝阳热衷于产品的体验,搜狐的很多活动,比如马拉松、自制剧发布、无人机大赛等,张朝阳甚至成为一线的参与者),把控流程,和团队参与头脑风暴、讨论服务落地等等。

实际上,进入2019这个关键之年,所有的互联网管理者,都应该比以往付出更多的努力,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工作,才能抵消大环境不利因素带来的影响。就连经常把“退休”挂在嘴边的马云,也依然工作不休,为阿里帝国的未来发展不断奔波。

进入高效发展新阶段 搜狐给行业带来的借鉴意义深远

我之前的文章分析过很多次,因为当前的经济问题,我们的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到了战略性调整运营策略的阶段。这个阶段,如果不懂得节制,而一味违背经济规律战略性进攻的话,只会过快的消耗自己的有生力量,获取比过往小的多的利益。

换句话说,在经济下行压力的当下,如果还有企业实现爆发式增长,不见得是好事。因为这个增长与行业发展是不相符的,也就是说增长消耗了过多的行业资源基础,造成了供给缺位,挤压了行业运力。

视频行业目前正在进行这种有违背趋势的增长,每年的繁荣是以行业主要玩家付出几百亿亏损换来的。以爱奇艺为例,2018年看似营收取得了250亿的突破,但是付出了高达91亿的净亏损,触目惊心。

到了今天,尤其是经历2018年阵痛过后的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剧,广告主预算减少,消费疲软,我们所有企业都应该转变思路,即高速增长转化为高效增长。很显然,今天的搜狐正是由高速发展转变为高效发展的代表,在这个阶段发展速度和规模不是主要追求的KPI,发展质量和发展效应成为了新的方向。

在当天的“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总决赛过后,我问了张朝阳一个问题“前几年我们都在花钱疯狂买版权,后来行业意识到花钱买版权不是唯一的出路,开始发力自制。但是这两年自制还有一个问题,自制的成本越来越高,越来越大,不亚于购买版权,怎么看待这种行业成本转换”?

张朝阳的回答很干脆“搜狐以小博大,逆行业趋势而走,投资走的小而美路线”。的确,在搜狐视频平台上,小成本的《奈何Boss要娶我》、《热搜女王》等也拥有了匹敌大牌爆款的流量和关注度,呈现出可观的商业前景。

“以小博大”张朝阳 何以构建搜狐娱乐闭环新生态?


在这种“以小博大”的运营策略下,搜狐视频不断减亏,并且有望代表行业首先实现规模盈利。

无独有偶,搜狐这种“以小博大,追求盈利的可持续发展之道”,正在引发业界关注,并且影响了其他平台的发展节奏。以腾讯视频为例,过去几年一直紧咬爱奇艺不放,双方投入巨资,发力自制内容,各自频频宣布“我家的视频会员用户排名第一”,但现在进入高效发展的阶段后,结束了疯狂烧钱,放缓了速度开始把控发展质量。所以我们看到腾讯视频宣布2019年1季订阅账户数仍为8900万,对比2018年Q4季度的8900万,会员数据零增长。会员数据零增长背后是收入结构的优化,这样的腾讯视频显然更为健康。

搜狐视频只是搜狐体系中高效发展的代表之一,并不是唯一。这一年来搜狐系的全线产品都更加注重发展质量和发展结构的优化,以搜狐旗下的拳头搜狗为例,优化了多元的产品结构,在传统业务之外,涉足硬件,推出了糖猫儿童手表、翻译宝产、翻译宝Pro、智能录音笔C1等新品,也形成了产品的矩阵体系。

版权声明:本文为[旧巷故人]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seoxiehui.cn/article-378742-1.html